基因技术,带来希望还是失望?

据报道,英国首相卡梅伦日前批准启动一项投资3亿英镑、以寻找致癌基因为目标的研究计划。该计划由英国卫生部、英国医学研究理事会以及全英各大学机构共同承担,意在通过对10万人进行基因绘图,最终筛选出那些导致癌症及其他疑难杂症的基因。

对于这一伟大项目,外媒甚至以《化疗将成为上一代的历史》为题进行报道。如果此承诺真的能够化为现实,无疑将成为成千上万癌症患者的福音。但也有声音发出质疑,该公共项目能否摆脱大型制药企业的影响,远离一场炒作?恐怕尚需要观察。

数十年未变的治疗方案

在近40年的时间里,英国纽卡斯尔大学儿童健康学院名誉教授阿兰·克拉夫特一直负责治疗罹患癌症的儿童。他表示,在其职业生涯开始时,仅有25%的患儿能够生存下来。如此低的存活率,让当时的医生甚至都不敢使用“治愈”一词。但随着时代的发展,医疗事业的进步神速,目前已经有80%的患儿可以得到治愈。对于这一变化,克拉夫特用自己曾经发表的一篇论文标题来形容,即“从不惜一切代价到尽量成本最低”。

但在他和相当一部分研究学者看来,仅就化疗疗法而言,人们并没有取得突破性的进展。医生们依然使用着40年前就使用的药物来治疗患儿,并且依然对各类不良副作用束手无策。尽管医学界已经投入了巨大的努力和资源,但每一种新疗法的研发都将耗资数十亿英镑,并且需要长达15年左右的时间,然后才能走向市场。

个性化药物替代化疗

面对这种困局,我们能否用一种针对具体个人的、副作用最小的个性化药物,来代替化疗之类的传统手段呢?有科学家认为,这实际上就是英国政府此次计划的核心主旨——用3亿英镑来“解放”DNA的力量。

对于该计划,学者们给予了高度肯定。阿兰·克拉夫特说:“这项研究建立在我们既有的基因知识之上,在个体层面研究其与疾病的关系。这不仅是对科学的一次巨大促进,更是对长期工作在基因研究这一敏感而严格领域的所有人的一次肯定。”

根据英国媒体的报道,这项研究计划从罹患癌症或其他罕见疾病的志愿者那里抽取血液样本。通过对比具备与不具备可疑致癌条件患者的DNA,科学家们希望找出那些需要对癌症“负责”的基因,以及如何实现对症下药。该研究同样试图鉴别出,那些有希望发展出某种允许自身缺陷基因接受外来修复的条件的患者。一般而言,儿童阶段是进行这种修复的最理想年龄段。

克拉夫特认为,这些值得期许的目标,以及过去几年间生物信息学、研究技术等方面的巨大进步,都让这一计划成为一次确有价值、值得一试的实践。不过,在这一计划付诸实践的过程中,将面临很多需要注意的问题,甚至是困难。譬如说,如何确保患者个人信息的安全?保险公司是否有资格获得这些隐私?人们是否有权力直接测试这些尚无民事能力的儿童?

请保持“审慎的乐观”

有鉴于此,科学界人士也提醒人们,不能将全部希望都寄托在该项目之上。首先,不论该项目未来境遇如何,其成果都需要等待很多年之后才能得到检验,人们无法苛求短时间内实现实质性的突破;其次,也是最为令人担心的原因,是制药企业能否一视同仁地开发基因药物。

“大制药公司最关注那些能够带来大规模销售的领域,因为可以尽快回收成本,并将盈利投入下一轮研究。从它们的立场上说,更希望政府的这项计划投入到诸如痴呆症等患者基数众多、公众更关注的慢性疾病上。”克拉夫特表示,“但对于那些不幸罹患各类罕见病症的人来说,制药公司往往不愿意为少数人花费那么多的钱。”

在科学界人士看来,英国的基因计划选择多样的资金来源,正是有意避免这种情况。然而在与癌症等疾病的抗争中,最终起决定作用的,依然是这些大企业的产品。因而在为该计划的雄心壮志欢呼之后,人们应当冷静下来,保持一种审慎而乐观的态度。